今天是: 天气预报: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下载中心
您当前位置:铜仁市委组织部 >> 区县动态 >> 沿河县 >> 浏览文章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更新时间:2019年09月03日   作者:佚名   关注人数:次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

武陵山腹地,小草随处可见。虽很普通,根却深扎泥土,笑迎春夏秋冬。站在人群里,文伟红不打眼,犹如一棵小草。

当文伟红牺牲在脱贫攻坚一线岗位,将近一个月来,在全国深度贫困县之一的沿河土家族自治县,不论认识他的,还是未曾照过面的,都在说起他。熟悉的,怀念他,忆起他生前的点滴往事;不认识的,想着他,相互传颂着他那些平淡而不凡的故事。

大山镌刻着他走过的深深足迹,告诉人们他曾来过这里;乌江载着他的传说,流向远方……

山山岭岭唤我回

2013年2月21日,春寒料峭,乌江两岸荡起的河风,像刀子,刮得人脸上生痛。
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
文伟红(左)接访群众

文伟红,这位土家族干部,背着简单的行李,往乌江上游的淇滩镇和平村走去,开启了他连续七个年头的驻村生涯。

从1997年9月开始,文伟红一直在偏远乡镇任普通干部,十四年后,调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经开区管委会工作。

他是农民的儿子。1974年9月,文伟红出身于该县高寒山区土地坳镇群英村,当农民的父母靠着种烤烟,将他兄妹三人拉扯养大。作为长子,他走上工作岗位,便挑起家里的重担。一个人微薄的工资,要分做几块来用,日子一直过得紧紧巴巴。

和平村地处城郊,属沙坨电站建设范围。一拢村里,文伟红看到村委会办公楼厕所设施不完善,电线安装不规范。村支书罗廷福站在旁边说,村里没经费,没法解决。

文伟红点了点头。

凡认识文伟红的人,都知道他话不多,但办起事来,卯是卯,丁是丁。
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
文伟红(右三)与村民交谈

不久,他向经开区管委会汇报,申请3000元。将村办公室线路重新走线,厕所安装了两台冲水设备。七年过去了,这些线路和设备仍然还在正常使用。

乌江河畔的春天,总是姗姗来迟。当文伟红领着村民们栽完150亩空心李小苗,漫长却又短暂的一年就过去了。

这时,他接到去彭华村驻村的通知。收拾完行李,向村支书罗廷福辞行,就赶往邻近的彭华村报到。

他离别时,不慎将一本民情日志遗落在寝室里。罗廷福把它小心地收藏起来,不时打开看一看。民情日志的第一页,记的就是罗廷福反映线路和厕所的两件事。那天的日期,落的是:2013年2月22日下午。

在彭华村这一年,他过得忙碌而又充实。除协助西南水泥厂征地拆迁,还要搞贫困户入户调查。

次年,组织上安排他去离县城相对较远的茶坛村驻村。他接到通知后,就直接去了村里。
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
文伟红向群众宣传政策

2016年3月,文伟红被派驻到麝香岩村,担任驻村第一书记。麝香岩村座落在乌江岸边的高山上,距县城12公里。

和平村、彭华村、茶坛村,属淇滩镇,麝香岩村属团结街道。麝香岩村,比和平、彭华、茶坛三个村距离还要远。

熟悉的同事和朋友碰到他,不免要问他一句:驻村咋个越驻越远?他平静地答道:总得有人去驻。

妻子黎正芬知道丈夫的个性,只要是单位安排的事,他从不讨价还价,也从不推辞。她默默地为丈夫收拾下乡的行李。收拾完行李,她只叮嘱文伟红按时服降压、腰椎的药。

山已不再是那座山

依然是三月初乍暖还寒的日子,文伟红将行李绑扎在摩托车后座上,沿乌江下游弯曲的公路,往麝香岩村驶去。

江畔简易的公路,坑坑凹凹,尘土飞扬。大概五六公里后,公路突然右拐,狭窄的沙石公路盘旋而上,直到山顶。

文伟红驾着摩托车,如蜗牛爬行,好不容易行至山岩脚边的麝香岩村。

远望山下滔滔的乌江,文伟红抹了一把额头冒出的热汗。然后,环望了山岩顶上的灌木丛,和山坳里零星散落的农家。

他将在这里工作两年。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,虽然别人没给他说过,可他已经预先猜测到。条件的恶劣,他并不怯可,他本身就在贫困的环境中长大。
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
文伟红与群众交谈

一下车,他就走进村委会。在村委会五十多平米的房子里,他见到了村支书田旭东、村干部田小兵。三人简单地打了个招呼,文伟红打开民情日志,详细地询问村里的情况,并将重要的事项记录下来。

交谈了好一会,两人引着他走出村委会,去实地查看。看了刚刚种植的南丰蜜橘产业,通往全村9个村民组的通组路,破烂的麝香岩村小学。最后,三人回到村委会院坝里,田旭东指着破旧、窄小的村委会办公室,说:“太窄了!开个群众会都没有场地。”

随后,田旭东带着文伟红去他家住下。
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
文伟红生前走访贫困群众

吃过夜饭,文伟红心里很不平静,他把白天看到的情况,写在民情日志里。他边写边思考,村里的孩子们上学一定得保证安全,南丰蜜橘基地里能不能套种以短养长的经济作物,村级活动场所怎么扩建,等等,他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思路写下来。

驻村一个月后的一天,他骑摩托车下山,直接去了自己工作单位,向管委会副主任田茂金汇报村里的工作。村里安装覆盖9个村民组的太阳能路灯,需要130盏,现还有30盏没着落。田茂金当即联系,经开区一家做太阳能的企业,愿意无偿安装30盏太阳能路灯。

路灯的事落盘后,他去敲开管委会副主任马春青办公室的门。马春青是江苏张家港来沿河挂职的干部,文伟红想通过他来牵线帮扶村小。马春青听了他的想法,满口应承帮忙。

经过马春青多次联系,张家港市10位爱心人士捐资106万多元。2017年3月,焕然一新的麝香岩村小竣工。文伟红和村干部们在村小大门旁边的一堵墙上,辟出一块永久砖墙,记述了村小重新修建的经过,并将10位捐资的爱心人士姓名刻在上面。

让他耗费心力的村委会办公楼,终于2017年12月动工,次年9月竣工。建筑面积300多平米。

南丰蜜橘基地里,也套种了100亩太子参。

时光飞逝,转眼两年时间又即将过去。

2018年2月下旬的一天下午,文伟红和往常一样,在村委会翻阅资料。这时,田旭东和田小兵先后跨进村委会,和他打了个招呼。文伟红示意他俩坐下来,说:“我驻村工作已结束了,可能要去另一个地方工作。”

田旭东和田小兵都愣了一下,说:“去哪里?能不能留下来,再帮我们一年。”文伟红说:“不知道去哪里?听组织安排。”

田旭东眼眶有些湿润,声音低沉,说:“我不会电脑,党建方面的资料不晓得咋个整?”文伟红答道:“党建有些资料,等我下次来移交给你。”

三人起身,离开村委会,往田旭东家走去。文伟红抱着一堆资料和生活用品,放进自家贷款加借款刚买来的轿车里,和田旭东、田小兵握了握手,打开车门,一脚车里,一脚车外,望了望麝香岩村的山坳和山凹,才开车下山。

大山知道我

就在文伟红从麝香岩村回来不几天,田茂金找他谈了一次话。

谈话之前,田茂金犹豫了好久,他的妻子在一家店铺打工,独子正面临高考,这次驻村的地方也许更偏远,况且他已连续驻村六年,让他继续驻村的话,真有些不好开口。其实,田茂金有让他回单位上班的想法。

田茂金硬着头皮,笑了笑,说:“是回单位上班,还是继续驻村?回单位,另派人下去。如果继续驻村的话,可能更远,条件更差。”
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
驻村工作图片(前)

文伟红待田茂金说完,接着回答:“我去驻村。”

不两天,他被告知即将担任中寨镇大坪村第一书记。

大坪村,地处贵州麻阳河黑叶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心,是全县极贫乡镇中寨镇14个村最偏远的深度贫困村。全村372户人家生活在海拔1200米的石山区,常年高寒缺水。距县城89公里,离镇上20公里。

文伟红将消息告诉妻子黎正芬。黎正芬突然一愣,半晌,她有些生气:“怎么越来越远”。跟着,她口气缓和了一些:“可以不去么?或是,请示领导将你调到近一点、条件好一点的村子。”

“我不去,也要有别人去。再说,我驻村经验比其他人丰富。”他说,“我应该去!”

黎正芬拗不过他,话说多了,是泡水,只好不做声。

年前,她知道丈夫骑着摩托车风里来雨里去,身体又不好。当丈夫提出将摩托车换成轿车时,虽然家里拿不出钱,但她还是支持丈夫的想法。夫妻俩向银行贷款和亲戚朋友借款,凑足17万多元,买了一辆小轿车。这样一来,加上住房银行按揭,家里的债务高达30余万元。

县里脱贫攻坚培训会结束的第二天一早,文伟红骑着摩托车就上路了。令他没料到的是,过了他的老家土地坳镇后,不是上坡就是下坡,急弯随时出现,一时在山谷,一时在山顶,颠簸了四五个小时,他才赶到中寨镇。

中寨镇党委书记谭鹏飞记得十分清楚,2018年3月31日中午,文伟红由镇里包村干部带着去他的办公室报到。谭鹏飞紧紧握住他的手,说:“你就是文书记!”文伟红点头,微笑。

还在文伟红没来镇里的前两天,谭鹏飞通过打听,对他作了侧面的了解,知道他长期驻村,作风扎实,经验丰富。一见面,谭鹏飞边问候边打量,确信自己了解的情况是真实的。

谭鹏飞把大坪村的情况作了详尽的介绍,说:“你去之后,要抓三个方面的重点,一是通村通组路,二是人饮安全,三是整村易地搬迁。

两人交谈一个小时后,文伟红就去了大坪村。

村支书高腾科,听说文伟红到了村委会,急忙从地里赶过来。前些天,文伟红给他打过两次电话,了解村情,并告知他将到大坪村任第一书记。
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
文伟红爱看的书籍

两人打过照面,高腾科引着他转到村委会背后的空地上,往山下指指点点。

他举目四望,群峰错列,连绵不绝,山峦如黛,农家的木瓦房,散落在山谷和山腰。高腾科说,这一匹匹山,像锯齿,我们本地上叫这些山为“锯齿山”。

高腾科介绍,村里有108户627人举家外出,在湄潭县核桃坝村务工,有14户68人在湖北当阳市租地种庄稼为生,常年住在村里的,只有105个老人和小孩。

文伟红心情沉重,这是典型的“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”哪!

回到村委会,他让驻村干部田晓波抱来“一户一卡”等档案资料,仔细查看,对有疑点的,认真记下来。

一个月后,文伟红召集村组干部开会,说:“‘一户一卡’资料不完善。”高腾科“腾”地站起来,说:“你一来就说我们资料不完善,一锤就把我们的工作否定啦!”

文伟红质问:“全村122户近700人举家在湄潭县、湖北当阳市打工、生活,他们的住房安全是否有保障?有无‘两错一漏’?仅凭一个电话就能确定?”在场的村组干部无言以对,高腾科生气地转身就走了。

事后,高腾科想了半天,才觉得文伟红是对的,他后悔自己当时冒冒失失的。

将群众的情况搞个彻底明白,文伟红和村干部商量,去湄潭和当阳,核实大坪村外出群众的生活现状,为易地扶贫搬迁的精准打下基础。

他将此事向谭鹏飞汇报,谭鹏飞肯定他的做法。考虑到去当阳、湄潭路途遥远,就跟他说镇里派车送他们去,文伟红说:“镇里公车本来就少,还是我开自家的车去。”

谭鹏飞的内心顿了一下,伸出双手,紧紧握住他的手,说:“车开慢一点。”

没有搬不动的山

太阳尚未升起,锯齿山的座座山峰,被一团团的白雾裹缠着。文伟红和两个村干部,从大坪出发,前往遵义市湄潭县,核实外出务工农户的资料。

当天傍晚,他们赶到湄江镇核桃坝村。吃罢晚饭,他们在租用的村委会议室召开群众会。
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
文伟红获奖功勋章和证书

在当天的民情日志上,文伟红写下如此内容:2018年5月31日,在湄江镇核桃坝召开群众会,到会115人,开展错评、漏评、错退等专项治理。

村民刘廷禄一家,就是在湄潭时被补录入精准扶贫户的。

不久,文伟红和村干部又去了湖北当阳进行核实。

经过积极争取,大坪村被列入全镇唯一整村易地扶贫搬迁村。现已易地扶贫搬迁159户782人,其中80户368人,经文伟红动员,举家搬迁至铜仁市碧江城区。

这一年,大坪村完成投资800多万元,修建了17公里的通组路和产业路,将11个村民组环线连接起来,村里到中寨集镇距离,缩短7公里。新修的7口水池,共230立方米,铺设入户管道24公里,全部解决了村里的安全饮水。他争来的两百多桶蜂箱,整整齐齐摆放在村委会房前屋后,这也是村里的第一个产业。

铁打的汉子,也载不住日复一日的耗心耗力。每天傍黑,文伟红回到村委会不是去一楼角边的厨房,而是径直走进三楼的寝室里,服完药,和衣躺在床上。歇一会,待缓过来,再下到厨房做饭。

镇上的包村干部魏克飞,每周要去大坪村一次。每次去村里,他都是和文伟红一起吃饭。经常是小方桌上摆一碗混合菜,每人一碗面条。

这年底,镇里分给大坪村60亩烤烟生产任务,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接手。

大坪村是一个狭长型的村落,从村里这一头走到另一头,得花上两个多小时,土地零碎,瘠薄。十三四年前,村里家家户户种过烤烟,最多的一年种过450亩。后由于诸多原因,种烟亏损,再也没有人沾染过这根烤烟。

他就分别上门去动员高腾科和老烟农田茂所。可是两人都拒绝:“一是没有那么多前期投入,二是担心技术不过关烤不好烟叶。”
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
文伟红获奖证书

文伟红感到进退无路,咬了咬牙,说:“我把家属(妻子)喊来帮你们。”

还是他在新景乡工作时,妻子黎正芬没有职业,就租地种烤烟。种烤烟,黎正芬有经验,可以独挡一面。

一天,他回县城办事,顺便回家去做妻子的工作。他知道,妻子在一家商铺上班,肯定不愿意到大几十公里外的深山里来。怎么办呢?他想到自己身体有病,妻子也清楚,就连诓带哄:“我血压高、腰椎不好,特别需要你的照顾,去种烤烟保证比你在县城的收入高。”

黎正芬一听,就明白丈夫有过不去的坎。他深知丈夫的脾性,一旦遇到他自己不能解决的事,一定会去求她。

最终,田茂所种了20亩,文伟红夫妻俩和高腾科一家合种40亩。

这个“烫手”的山芋,终于被冷却了下来。

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脉

大概是文伟红到大坪村一个月后,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委组织部微信公众号“沿河乌江先锋”,向全县驻村干部征文。他看到征文启事,想起自己连续数年的的驻村经历,顿时百感交集,有许多心里话想倾吐出来。

自驻村以来,他先后在和平村、彭华村、茶坛村和麝香岩村驻村,这几个村相继顺利脱贫出列。他情不自禁在心里问自己:是我的功劳吗?不是!我只不过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,尽了自己的一份力。
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
村民前来看文伟红最后一眼

他清楚地记得,2000年5月1日,那是他入党的时间。在入党申请书里,他写下铮铮誓言:“我将随时以一个中共党员的身份在祖国的建设的第一线冲锋陷阵,在任何艰苦危机时刻,绝不畏缩,挺身而出,为祖国繁荣发展发光发热……”

回想这么多年来,自己虽然在尽心尽力践行诺言,但这还远远不够!

他铺开稿纸,决定以一封家书《给爸妈的一封信》作为征文。他含着热泪,写下了充满温暖而又激昂的文字:

敬爱的爸妈:

你们好!时光荏苒,转眼驻村工作已进入第六个年头,提笔之时,心中有千言万语想对二老诉说。妈妈,4月21日是您75岁生日,儿子又错过了。5月14日,是爸爸77岁生日,儿子也不一定能赶到,这6年来,儿子总是错过这美好的日子,请二老原谅。

……

今天,我踏上了中寨镇锯齿山这片热土,并在这里开启了另一场战争——脱贫攻坚战,我已经作好了充分的战斗准备。 

……

爸妈,我向你们保证,等这场战斗结束,我会经常在你们身边,陪伴二老,尽一份儿子应尽的孝道,并向你们讲述我的战斗故事!

【追忆文伟红】高山上的小草

文伟红的父母看家书

    锯齿山的春天,来得格外的迟缓。山谷底的野花竞相怒放,而山顶上的野花还在孕着花苞。

2019年的春天,文伟红心情分外舒畅:通组路和人饮的难题得以解决,产业也起步了;还有妻子跟随他在村里种烤烟,走村串户回来,能吃上可口的饭菜;更让他高兴的是去年儿子考上了大学。

村里还有十多户不愿搬迁,文伟红除了协调产业,还要上门去做思想动员。黎正芬看见他整天在村里忙碌,等他一回到村委会,就提醒他服药。

6月中旬的一天早上,文伟红接到田茂金的电话,叫他去经开区管委会一趟,说事情有些紧急。当天下午,他去了田茂金办公室,才得知单位推荐他作为全市“七一”表彰的优秀共产党员,需要他本人亲笔填写一些表册。

同时,田茂金还提示他尽快来报销驻村补贴。他最后一次来报补贴,还是在2018年10月,现还有七八个月的补贴没去报销。

文伟红说:“等下一次吧。”

填完表格,他就驾车返回大坪村。

包村干部魏克飞,7月18日到村里商谈蜜峰产业。开完会,太阳快要落山了。走出会议室,他和文伟红约定7月22日一早,他去县里有关部门完善手续,文伟红坐镇村里查看烤烟和蜜蜂。

7月22日傍晚,文伟红从地里回到村委会,见妻子饭菜还没做好,就转身去坎下的烤烟地里查看,不幸遭遇意外触电身亡。

黎正芬做好饭,等着丈夫回来吃晚饭。可是她等到饭菜都凉了,却没有等到丈夫归来。

在县城办事的魏克飞晚上8点左右向微信工作群发了“脱贫攻坚工作提示”,但没有看到文伟红回复。这不正常呀,魏克飞自言自语,他十分了解文伟红,每次文伟红都会及时回应。

晚上9点过,魏克飞从县城出发返程。上车后,他打了驻村干部田晓波的电话,才得知文伟红遭遇不幸。他忍不住,埋怨田晓波没早一点告诉他,田晓波哽咽着说我们也是刚找到文书记的遗体。他顿时趴在方向盘上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在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委组织部办公室,文伟红获得全市脱贫攻坚优秀共产党员的获奖证书,还摆放在那里。

表彰当天,因驻村走不开身,文伟红没到现场领奖。当获奖证书送达县委组织部后,工作人员两次通知他去领取,而正在村里忙碌得脚不沾地的他抽不出时间一直没去领取。就在受到表彰后的第22天,他却与锯齿山下的父老乡亲们永别了!

夏末秋初的锯齿山一派苍绿。一阵阵山风拂来,松涛呜咽,小草起舞,仿佛在送别一位大山的儿子,讲述他在这里的留下的故事。

相关信息
主办单位:中共铜仁市委组织部 版权所有(C)WWW.TRZZB.GOV.CN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推荐使用IE6.0及以上版本
地址:铜仁市花果山市委办公大楼四楼 联系电话:0856-5225500
黔ICP备12004737号 技术支持:易舟软